首页 > 图书中心 > 我的“页边杂写”

前言

我的“页边杂写”

在某些英文书店里,有一个图书类别叫作“关于书的书”

(books about books)。看到这个类别,常让我想起“元科学”

(metascience)和“元数学”(metamathematics)——那是两个

学科,分别以“科学”和“数学”为研究对象,庶几相当于“关

于科学的科学”和“关于数学的数学”。倘这种命名推而广之,

“关于书的书”或可称为“元书”。可惜“元”(meta)字的这种

用法多限于学术领域,“关于书的书”只落得个了无创意的直白,

倒是在中文里有一个还算简洁的约略对应——但含义略窄,那

便是“书话”。

我对“关于书的书”的兴趣大约始于2011年,是因读了钟

芳玲的《书天堂》和董桥的《绝色》《今朝风日好》等。经由这

些,又顺藤摸瓜地找来了更多同类的书。由于书是作者所撰读

者所阅,“关于书的书”免不了涉及作者和读者的故事,而我不

仅是资深读者,从2009年出了第一本书之后,名义上又算打入

了作者队伍,对涉及作者和读者的故事自然也都不乏兴趣。

在这些兴趣的驱使下,这些年我不仅读了很多“关于书的

书”,也陆续写了些相关文字。我的这些文字在路数上跟“关于

书的书”相近,所不同的是,后者很少涉及理科书,也很少从

理科或理科生的视角谈书,而我的文字恰恰由这两个方面切入。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的文字或许是一种“异类”,但这些文字若

有任何新意,那新意或许也正在于此。我为这些文字拟了个中

文名目叫作“理科书话”——据我所知,这名目尚未有人用过,

哪怕在谷歌上搜索,迄今的结果也都只跟我的文字有关。

此番结集的就是“理科书话”方面的文字——不过因积存

颇多(其中有少数是2011年之前的,因多少跟书有关,就一并

集录了),我将之分成了几乎同时交稿的两本书:一本名曰《我

的“页边杂写”》,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另一本叫作《书林

散笔》,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对于这一安排,容我插几句题外

话。我最喜爱的作家之一是美国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我不仅爱读他的书,也爱在彼我之间炮制巧合。比如

我曾效仿他第100本书的书名《作品一〇〇》写过一篇同名的

短文(收录于本书),不仅恰好是我在平面媒体上发表的第100

篇文章,且还包含了一个更有趣的巧合(参阅《作品一〇〇》)。

而此次的两本“理科书话”几乎同时交稿的做法,虽是积存颇

多之故,且有约稿方面的凑巧,却也可算炮制巧合的另一次企图。

阿西莫夫曾将自己的第200本书交由两家出版社同时出版,一

家是出版他的书最多的双日(Doubleday)出版社,另一家是美

国最资深的出版社之一霍顿.米夫林(Houghton Mifflin)出版

社。对我来说巧合的是:清华大学出版社是出版我的书最多的出

版社,恰似双日出版社之于阿西莫夫,而商务印书馆是中国最

资深的出版社之一,颇似霍顿.米夫林出版社之于美国。

我是一个爱读书的人,这应该是此生不渝的爱好;在过去

十几年里,我是一个爱写文章的人,起码在未来若干年,这应

该也不会改变。在这两条同时成立的时间里,我显然会持续撰

写“理科书话”,也希望它能持续得到读者的喜爱——当然,首

先是喜爱目前这两本。并且我希望,“理科书话”的读者能不限

于理科生——这听起来是奢望,其实未必,因为我觉得书话的

魅力源自读者对书的喜爱,而不是因为读过或定然会读书话里

写到的书,从这个意义上讲,文理的分野对书话来说并非实质。

最后,我甚至还有一个“野心”,希望“理科书话”不仅得到读

者的喜爱,甚至吸引作者的“加盟”,使之成为一个真正的书话

类别。

 2018年12月26日

版权所有(C)2019 清华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546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248号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盗版举报 | 人才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