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Book Center >

Nine Lessons on Confucian Self-cultivation

Author: Fang Zhaohui
Impression:2-4
ISBN:9787302241393
Category:Humanity and Social Science
Date of publication:2011.01.01
Print date:2015.12.23

Online purchase E-book Share

Taking ideas of Confucius as the main body and considering Buddhism and Taoism and other schools as well, this book tries to interpret the essence of cultivation thoughts of ancient times in China systematically and completely by using modern language and combining requirements of modern life. The cultivation wisdom of Confucius developing is divided into nine scopes. Besides, the profound contents of the nine scopes as well as their meaning in real life are also explained in simple words.

more >
Scan QR code
Download APP to learn more
  • 静而后能安。

    —《大学》

    你能保持一颗安静的心吗

    今夜,月光如水。在家写了一天东西,出去散散心,来到不远处的一个大公园,看到很多健身器材,众人在那里悠闲地练习,我也走过去,练了起来。抬头望去,公园里有很多又粗又大的树。在夜风的吹拂下,成片成片的叶子在高高的空中无声翻卷。远远望去,明月、蔚蓝的夜空、风中摇曳的叶子,构成一幅静谧安详的图画。

    我忽然意识到,很长时间以来,整日忙东忙西,忘了户外还有如此美丽的风景。是否该调整自己的生活方式了?总得想办法让自己恢复平静,否则即使再美丽的夜色也无法欣赏。看来我该恢复静坐了。很长时间以来,静坐对我已成为习惯,几乎每天坚持。有时候一段时间没静坐,就发现自己心乱如麻,魂不守舍。

    吴力是一家报纸的从业者,刚刚步入 30岁的他感觉自己步入了精英阶层,因为他是在全国最好的媒体里写着相当不错的新闻。“刚刚才两年多,恐惧和恐慌就袭击了我。”吴说。

    “感到恐慌时,我会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大灯、小灯、厕所的灯,包括鱼缸的灯。”

    “我对阴天变得特别敏感,会无端地发脾气,无名火会腾地一下蹿上来,喜欢打电话,爱发电子邮件,想找人倾诉。”

    “酷爱打电子游戏,那种和敌人对射的,一次要打100多元的,如果今天打到了最后一关,觉得一切都畅快了,如果打不到,会很烦。”

    “烦的时候就拼命吃冰棍,或者开快车,拐大弯,或者倒车的时候一把倒进去,发泄,要不然就是想抓住谁暴打一顿。最后受到伤害最重的是身边最亲的亲人、妻子。 ”

    这则故事向我们展示了一幅忙碌不休、心神不宁、精疲力竭的现代人的形象。尽管多数人并没有发生像吴先生这样特殊的状况,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状况所代表的某些精神或心理问题,在当代中国社会中是相当有代表性的。近年来,浮躁、急功近利、人欲横流、精神空虚等术语常被引用来描述当代中国人的精神面貌。

    亲爱的朋友,你可能没有吴先生那样的状况,但是工作忙碌之余,你是否有时忽然觉得浑浑噩噩,失去了自我?是否有时觉得多年被生活的车轮拖着走,淹没在纷繁的琐务中不能自拔?你是否有时感到,长期盲目地追随世俗的潮流,内心深处时常不踏实、不平静?夜深人静,一觉醒来,是否有时会发现自己活得太盲目、太被动?是否有时甚至质疑,难道我们的一生注定了只能这样混下去了吗?难道这就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吗?就是自己多年来梦寐以求的理想吗?难道当初为自己的一生许下的豪迈誓言,只是一场空吗……

    性天之妙,唯静者知之

    造化之精,

    性天之妙,

    唯静观者知之,

    唯静养者契之。

    这段话出自明代学者吕坤的《呻吟语》。“性天”,字面意思指人性和天道。“造化之精,性天之妙”,泛指人生、社会及宇宙中最神秘、最高深同时也最重要的道理。这段话的大意是,宇宙人生最深刻的道理,只有安静下来后才能体会;那些心神不宁的人,一辈子昏昏沉沉、浑浑噩噩,到死都不会明白;正如水只有安静下来才能映照星月一样,人心不能宁静,岂能把握生命的真谛、洞察人生的奥妙,掌握命运的玄机?翻开中国历史,可以发现,千百年来,古代学者们一直把静坐或静养当作做学问必不可少的功夫之一。在他们看来,读书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做人,而要做人就不能停留在书本上,为此需要做两件事,第一件就是静坐或静养,二是在生活中践履(用我们现代人的话来说就是实践)书本上所学的东西。其中静坐或静养在他们看来尤其重要。这种思想甚至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时候。《礼记》记载,中国人很早就有在祭祀等重要活动之前沐浴、斋戒的传统。《礼记》中所说的“散斋”、“致斋”,就是一种静养、调心。

    孔子的学生曾子在《大学》中提到“定、静、安、虑、得”的思想,三国时的诸葛亮则有“非宁静无以致远”的箴言。到了唐宋,新儒家学者把佛教中的静坐之法借鉴、吸收并加以改造,并在自己的生活中加以实践,形成了一个日趋成熟的静坐传统。相传北宋名儒吕大临每日静坐时,将双脚搭在一块石头上,久而久之,石头上竟陷进去了两个凹槽,与他的脚印一模一样。不仅儒家,道家同样注重静养。老子的《道德经》就有“致虚极、守静笃”,“归根日静”之说,认为人要延年益寿,就必须戒欲、处静、养神。庄子也极为推崇“虚静”,声称“夫虚静、恬淡、寂寞、无为者,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至”(《庄子 ?天道》),他还认为圣人之心正是通过虚静,才达到了像明镜一样洞察秋毫的境地,照彻宇宙。

    我们今天阅读宋明理学家的作品,发现当时的学者们已经非常普遍地把静坐当作最重要的修养功夫。他们经常在一起讨论静坐的方法,提出了诸如“静中养出端倪”,“于静时观未发之中气象”等种种说法,还形成了“主静”、“养静”、“宁静”、“虚静”、“静定”、“静修”、“清静”、“处静”、“守静”等一系列术语。有时师生们在一起,“终日相对静坐”,不发一语。北宋儒学的开山人物周敦颐在其著名的《太极图说》中就提出了“圣人主静”的思想。南宋儒学大师朱熹的老师李侗一生主静,动辄教人静坐;后来朱熹跟他学习静坐,并有“半日读书,半日打坐”之说,在东亚思想史上影响深远。王阳明是明代最杰出的儒学大师,他在谈及为学方法时曾提到,对于初学者,往往要先使其静坐,静坐到一定时候,俟其心意稍定,再教他“省察克治”(《传习录》)。曾国藩是我们熟知的清代大儒,他把“静坐”当作修身的主要条款之一,并提倡“每日不拘何时,静坐半时”。他还说,静坐到极致处,就能体验“一阳来复”的境界。他甚至在遗嘱中向家人提出“内而专静统一,外而整齐严肃”的修身要求。

Copyright (C) 2014 Tsinghua University Press Ltd ICP No. 05029640 No. 11010802013248

Traffic:     Contact | lawyers | Link | Piracy Report